百年院庆 | 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农业专修科之生物系创设原委(六)

发布者:胡霞飞发布时间:2021-08-26浏览次数:10

秉志赴东南沿海采集海洋动物


  

如同胡先骕开展植物学研究,先为采集植物标本一样,秉志开展动物学研究,也从采集标本入手。采集经费也与胡先骕一样,农科无法提供,只能自筹。秉志来校未久,于1921年初开始筹集,却未有胡先骕那样幸运,仅有四所学校参与,筹得款项也无多,此与动物学教学在国内尚未兴起有关。

学校以教学为主,采集只能利用暑假间隙。秉志于716日率领三位助教曾省、孙宗彭、王家楫分别前往吴淞、烟台、宁波等处采集水产动物标本。关于此次采集,秉志写有《辛酉夏季采集动物标本记事》,此摘录其文字如下:

 

七月十六日,志与曾君巍夫、孙君稚荪、王君仲济发自金陵,为高等师范、附属中学、暨南学校及第一中学四学校采集动物标本,期于四五星期蕆事,款由四校公认。夫动物标本之采集,原以备将来实验之用。盖动物学本系纯粹科学,研究此学不能全凭书籍而空谈讲授,势必藉完备之标本以资证验。吾国此学既不发达,罕为人所注意,故生物现象与人生有密切关系,为寻常人所必须知者。国人率未闻见,以致卫生不讲,国弱种孱,天产尽弃,饿殍载道。设有博物院或动物园等足以资人民游览而启瀹其知识,则普通人民皆恍然于物体之生理,及一切天然之利,可以裨益人类,患弱患贫,自可以免。又近来吾国学校稍知注意博物学者,率合动植矿而教授之,所用标本乃购自东洋,沪上书肆之能供各校此项之要求者,其标本多系日货。日本所产虽与吾国所有者相近,究之其不同之处甚多,即曾知彼处所产者尚不能谓尽我之所有也。而日人以极普通无价值之标本稍事装饰,以重价售于我,吾国人未尝自行采集,不免费多获鲜。以此种种原因,志等此次采集之必不可无也明矣。

…………

此次所获标本,其种类若干,俟到校后,逐一别识,另作报告,以供同志者观览。若以数目计之,其大者小者不下五千余,沿途运送所费不赀。此行于教育实业均不为无益。盖吾国处于温带,东海沿岸产物极富,吾国海物率仰给于日本。今吾从事调查吾海水产物,未始非提倡海产之先导,其利一。此次采集,自起程至竣事约八星期,为长期采集动物之第一次。将来他校若能继起,更延长其采集时期,为详细之研究,其所得当有可观,其利二。吾国海产既富,新种亦多,就此研究,其可以为人用者,既可寻获,而新物种发见,于科学知识亦有增加,其利三。各国学术发达,其本国所产,经学者竭力研究,时有发见,唯吾国无之,学界引以为憾。近来纽约博物院及他各种学社派人来吾国搜集标本。吾国人从兹自行调查,以资研究,倘有所得,可以著述传播于各国学界人,知吾从事科学之研究,自然敬慕,于国家方面甚有光荣,其利四。科学教授必须实验,此人人所须知,吾已言之,今所费不多,而四校均可得丰富之标本,足敷动物一科教授之用,较之向书肆购买,获益倍蓰,其利五。教育所重,知识与经验。此行可以增益教师之知识经验者甚多。教师获益,学生亦获益矣。其利六。当十九世纪中,英人注重海利,派船只游历全球,考查其天产。达尔文氏尝因此遍睹赤带左近生物,其所著《碧格耳舟行记》(Voyage of the Beagle),足以益人知识者甚巨,而《物种由来》一书为旷世绝作,即胚胎于此也。嗣后响尾蛇船巡游澳洲,赫胥黎氏以之考查动物,供献于科学者与达尔文氏并美。美国哈佛博物馆采集中美南美动物标本,阿噶息氏董其成。阿噶息亚历山大即动物学家路易之子,有功于动物学者甚巨。其他各国学子之旅行海陆,搜奇访胜者不知凡几。吾国内政紊乱,财竭民穷,欲如欧美动物学者为海外之采集,非此数十年内所能希望。然就本国海岸从事研究,要为不可少之事。余等以浅薄之知识,为数星期之采集,何敢与以上所云者比拟。唯望此风一开,海内同志继而行之,俾动物学为国人所注重。天地生物之道,于个人、于社会、于国家,皆有关系,为从事实业与教育者所必知之学,吾国科学发达之前途,将有无限之希望[1]

同行采集之门生曾省也发表第一次动物采集报告,实也采集日记,其序言及采集之筹备与采集行程安排,所述可与秉志所记可互为补充,此亦摘录如下:

本校生物标本,因经费困难,曾未有充分之设备,教授颇感其苦。植物标本自胡步曾先生往浙皖赣三省采集后,现计有几千种。惟动物尚付缺如。今夏秉农山博士莅校,出教授农科以外,又兼教育科生物学。因无标本,到处棘手。若向沪肆购买,价概昂,势难实行;而沪肆所有标本,率是舶来之品。于是有暑期外出采集之动议。欲往南至宁波、北至烟台,需款千余。初学校因经费困难,不能照办,后经秉先生再三陈说,乃与暨南、附中、一中三校商议,效去岁植物标本采集团办法,各校出款若干,将来以采得标本为酬报之品。各校皆赞成,每校出款二百五十元,合本校之款,为千元。以此千元供南北二路采集,必不敷用。于是改变方针,由宁赴沪,由沪分赴浦东吴淞等处采集,后乃齐往烟台,留烟一月。更分途出发,省与王君家楫南下。王君回奉贤,省回温州。盖两地皆系滨海渔盐之区,水族必蕃,且地属南方,所有动物种类与北方必有出入。秉先生与孙君宗彭则北赴登州威海等处。于九月间先后回校,今标本计有千余种。除分门别类分送暨南、附中、一中三校之外,尚须印详细报告,附以极精确之图,以供研究生生物者之助。

由秉志、曾省所记,可知动物采集首先为教学所需,故各学校愿出资相助,以分得教学之标本;其次为研究所需,欲开展动物学研究,首先探明资源,厘清类别。然而,由于经费有限,只能在局部沿海地区采集,秉志希望此乃开风气之先,其后果不其然,海滨生物采集不断。此后,秉志创建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之动物部,即致力于中国东南沿海海产动物之研究,曾多次派人作详细之采集,以撰写中国海岸动植物志

西方现代生物学诞生与进化论学说兴起密不可分,生物世界乃是一个庞大之系统,该系统遵循进化原则,由原始种类,经过不断进化,不断生成新种构造而成。低等植物如此、高等植物也如此、动物复如此。进化论学说由达尔文集大成,其《物种起源》乃世界名著。此种学说清末传至中土,秉志在京师大学堂就学时,即为服膺。待其赴美留学,更是加深对此学说之理解,其致力于动物学研究,即在于证明进化论之存在。此来南高,秉志也为传播进化论,其时名为天演论。192142日晚,南高农业研究会敦请秉志演讲,即讲《天演学说》。此时,秉志在南高已名满校园,此次演讲吸引听众数百人,时鸣七下,博士戾止,听众数百,拍掌欢迎。掌声雷动,澈及校外。……讲后听者莫不满意言归云。”[2]秉志此讲题,此前在中国科学社集会上曾讲之,但讲稿未被记录下来。此次在南高所讲收录在南高同仁,亦留美同学张子高演讲集《近代科学发达史》中。秉志所讲内容,以生物学家为单元,每人介绍其简历及其学说,涉及之人有拉马克、达尔文、沃力斯、斯宾塞、赫胥黎等。  

参考文献:

  [1] 秉志:辛酉夏季采集动物标本记事,《科学》71期,1922年。

  [2] 《南京高等师范日刊》第478期,1921414


作者简介

胡宗刚,江西九江人,生于1962年,现为中国科学院庐山植物园研究馆员。自1997年开始从事中国近现代生物学史研究,出版相关著作十余部,代表作有《静生生物调查所史稿》《不该遗忘的胡先骕》《胡先骕先生年谱长编》《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五十年》《中国植物志编纂史》等。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来源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文字 / 胡宗纲

编辑 / 吕美琪

责编 吕 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