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生百子岁:我的生命故事 | 潘安: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发布者:胡霞飞发布时间:2022-02-08浏览次数:10

 潘安(1983.4—),流行病学专家,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生于江苏南京。2004年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技术专业,2009年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营养科学研究所,2009-2012年在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2012-2015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任助理教授、博导。2015年获批海外高层次人才青年项目,任职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担任教授、博导。长期从事流行病学研究,在糖尿病和心血管病等重大慢病的病因和转归研究上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性成果,为制定慢性病防控对策提供高级别科学证据。作为中国唯一代表担任柳叶刀(Lancet)肥胖委员会委员,参与撰写柳叶刀全球肥胖问题报告,主持柳叶刀中国肥胖问题专辑。发表第一或通讯文章140余篇,包括N Engl J MedJAMABMJ等医学顶级期刊多篇,热点和高被引论文十余篇。共发表论文270余篇,被引16900余次,H指数69,连续4年入选科睿唯安全球高被引科学家。荣获第八届树兰医学青年奖湖北省医学青年拔尖人才。担任全国医学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公共卫生分委员会)委员、中国营养学会营养流行病分会副主委、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大陆唯一)、营养学权威期刊Am J Clin Nutr副主编(创刊以来中国唯一)等国内外多个学术团体和期刊重要职务,显著提升了我国在该领域的国际话语权。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我出生于江苏南京六合区的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小学和初中都在小镇的学校就读,成绩也还可以,基本排名全校前三吧。中考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县城里最好的六合一中(现名为江苏省六合高级中学)。在高中时虽成绩有所波动,不过基本还是保持了全校前列。到了2000年高考前填志愿的时候,那时候还是先填志愿再高考的。当我去问老师,我应该填哪所大学的时候,班主任很自信地回答我,你是最没有悬念的,你的成绩报清华北大需要高考时超常发挥,所以保险点直接填南京大学就行了。我又问老师,那我填哪个专业呢?他给我分析说,你的每一门课程都非常好,没有偏科,所以填哪个专业都可以;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谁说的?),南京大学的生物还是非常好的,上一年高考分数线也是全校最高的,你就填生物吧;没有上线由于已经有预录取了,还可以调剂。就这样,我的高考志愿在两问两答的2分钟之内就这么决定了,也决定了我和南大生科的一生之情。

2000年高考的时候,我总分585分,顺利地考入了南京大学,也如愿来到了人才济济的生科院,就读生物技术专业。在南大的前两年是在浦口校区,后两年是在鼓楼校区。我在大学时候的成绩并不算突出,属于中游。大学时候比较喜欢和一帮朋友踢足球,也代表学院足球队参加过校级联赛,司职左后卫。进攻技术一般,不过防守还是很积极的,经常铲球,属于拼命三郎型,有过2次较重的半月板损伤,所以现在也不大能做特别激烈的运动。那个时候电脑和网吧刚普及,浦口校区周围除了偶尔爬爬龙王山,也没有什么别的玩的,很多男同学都喜欢去网吧QQ聊天或者组队打游戏,什么红警、星际和CS之类的,有时候一打就是通宵,所以那个时候年级前20名大部分都是女生。我虽然也偶尔玩一些,不过庆幸自己没有沉迷于游戏中。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后悔大学时候没有很好地珍惜大好的学习时光。还记得当时的C语言考试要考二级,必须要及格才能拿学位,我第一次就没有考过,要复考。大学之前我基本上就没有接触过电脑,所以基础比较差。后来经过努力,第二次的复考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及格了。在课程学习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杨荣武老师的《生物化学》课了。杨老师能把复杂的生化知识点化繁为简,生动而富有条理的讲解,让深奥的知识变得既简单,又有趣。加上第一次接触到全英文课件,还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生物化学》是我在大学里面最认真学的课,最后考试得了96分,还是非常开心的。杨Sir对于教学的热爱、激情和对学生的真诚,也深深地影响着我现在对于教学的态度。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还是有过很多迷茫。当时成绩排名中游(准确的说是中位数),在4年的总成绩排名中,我们班45名同学,我排第23名,也仅仅比第24名总分高了几分而已。按照既往的研究生保送情况(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1/4的保送名额),基本上是没戏的。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也不准备考研了,当时都准备好简历去面试一些医药公司了。可就在保送推免截止的最后时刻,辅导员突然通知我,赶紧回学校准备保研材料。后来了解到,是由于前面有不少同学放弃了保送资格,有的是因为要出国留学,有的是因为要去别的学校深造(好像当时是排名靠前的同学只能保送本校)。有时候想想,真的非常感谢这些同学,让我有了这样一次机会,而这个机会也改变了我的一生。

大学时候我并没有像一些优秀的同学在本科阶段就进入一些实验室实习,跟着研究生师兄师姐做实验,那个时候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后要从事科学研究工作,所以也没有去利用这样的机会。由于对本校的实验室并不了解,也抱着出去闯闯试试看的心态,我选择来到了中科院上海生科院面试。偶然的机会了解到上海生科院刚成立了营养科学研究所,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罹患糖尿病和高血压等疾病(我自己的奶奶和外公都是因为高血压而患有脑卒中),我意识到慢性病防控会是未来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方向。于是在非常幸运地获得保研机会之后,选择来到中科院营养所攻读博士学位。而且我也觉得自己的个性比较偏外向,适合于跟人打交道的工作,可能不是非常适合于在实验室里面与细胞或者老鼠打交道,所以在研究生阶段选择了人群营养学的研究方向。

研究生阶段我师从林旭研究员,她刚从美国回来,是常青藤名校康奈尔大学的营养学博士。在她的带领下我们从无到有建立实验室,在北京和上海建立了人群队列,研究营养状况对代谢性疾病的影响。研究生阶段我也负责了多个糖尿病患者和代谢综合症人群的营养干预项目。这些都是我以前没有接触和学习的内容,中科院教学体系里也基本没有这样的课程。因此那个时候我大量地阅读外文书籍和文献,每天大部分时间就泡在了办公室里和研究现场,虽然遇到了种种艰辛,但这些现场工作经历为我将来自己建立队列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付出总有回报,由于我的出色表现,特别是在跟美国哈佛的一个合作项目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博士毕业后有幸来到美国哈佛大学,师从美国医学科学院院士、营养系主任Frank Hu教授开展糖尿病流行病学的研究工作。那个时候我对于流行病学也仅知皮毛,周围高手如云,而且我自己英文也不是很好,压力很大。我还记得当时刚到哈佛的时候,Hu教授跟我说,实验室之前有个德国来的博士后在两年的时间里面发表了10余篇高水平的第一作者文章,但也有人两年可能只发表了一两篇文章;哈佛只是提供了这样的一个机会和舞台,如何表现完全是看个人了。我深知,只有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够成功。在导师的支持下,我一方面去旁听了很多的课程,弥补我在专业知识方面的不足,另一方面开展了多个不同研究方向的数据分析工作,培养自己同时处理多项事务的能力(这些对于我现在的工作受益匪浅)。在我三年博士后工作结束的时候,Hu教授在我的欢送会上说,潘博士创造了我们系一个新的纪录,三年发表了20多篇论文,还包括在JAMA等医学顶级杂志发表的论文。我在哈佛大学宽松而紧张的氛围中汲取了很多流行病学的知识,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同事和朋友,更加坚定了我立志从事慢性病流行病学的决心。

2012年我选择来到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担任助理教授。在新加坡工作期间,认识了很多的良师益友,特别是与许恩佩教授共同领导了新加坡华族队列研究的第三次随访工作,对近17000名华裔进行了入户调查,在既往的慢性病流行病学工作基础上开辟了健康老龄化的研究方向。在这里我的各方面能力(基金申请、领导队列建设、教学、指导学生、国际合作和社会服务)都得到了极大的锻炼和提高。

随着中国对于公共卫生和队列研究的重视,特别是精准医学项目的开展,我觉得是时候回到祖国工作了。2015年我获得了海外高层次人才青年项目支持,很荣幸来到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工作。过去几年在科技部、国自然、湖北省及学校的经费支持下,我们团队也从无到有的建立了一个糖尿病专病队列和一个以妊娠期糖尿病为主的出生队列,与国内外多个人群队列开展合作,在慢性病的病因预防和疾病预后方面开展了一系列的研究工作。虽然现在从事的研究工作并不是大学时候就读的专业(生物技术),但在南大生科院学到的很多知识到现在依然有很大的帮助,特别是现在的前沿学科——系统流行病学,需要将系统生物学知识运用到人群流行病学研究中。而且现在从事的流行病学研究工作也还是在生命医学的范畴内。

正值南大生科院百年院庆,作为校友我也写一下我的生命故事。回首自己的求学和科研之路,感触还是很深的。对于科研工作,要有不服输的信念,勇于承担挑战,并执著追求;对于科研方向,要有敏锐的嗅觉和开拓创新的精神,乐于接受新事物;对于科研合作,要在务实合作的基础上,善于提出自己的独立思考和见解,不跟风。对于现在在读的师弟师妹,我想说,珍惜现在的求学时光,这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不仅要记住书本上的知识,也要学会自我学习的本领,更要把做人做事的道理学好,不要让自己在以后的岁月中后悔当时的选择。也许以后并不从事生命科学的工作,但是南大生科院的这段经历一定会是你终生难忘的。

虽然我在南大4年的时间里表现并不突出,但南大教会了我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我学到了嚼得菜根,做得大事诚朴雄伟,励学敦行的校训,埋头用功,淡泊名利,诚心向学,并集中精力,放开眼界,努力做出伟大事业,承担起复兴民族的重任。未来我和团队将继续脚踏实地,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和人民生命健康,既开展国际前沿的系统流行病学研究,也要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为切实降低重大慢病的疾病负担、改善公众健康水平而不懈努力!我想,这就是作为校友为母校母院送上的最好的礼物!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来源 /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文字 / 潘 安

美编 / 李赛熙

责编 / 冷 爽